免费下载免费看黄片视频

温静接到高谦电话的时候还在医院,当即赶回去学校。

周冉回来了的话,她们可以马上去见校长解释清楚这件事。

只是温静没想到,周冉……竟然是叶菲菲。

睨着温静讶异的表情,周冉并不打算多解释什么,“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帮到,我只是帮慕煜行罢了。”

周冉的姿态,一如既往地高傲。

“无论如何,谢谢愿意过来南城。”温静淡声道。

“我以后都会在南城呢。”周冉却道。

温静没有细想她的话,两人过来校长办公室,高谦已经重新调出了视频,找到了视频被重新剪辑的证据,而周冉也解释,她拿到手术工具的时候,的确是被告知已经消毒了,所以才这样告诉温静的。

“这件事,我还要再确认具体情况。”校长没有当即做决断。

温静皱了皱眉,已经打算好再亲自去医院一趟。

离开了办公室,周冉很快离开,高谦也要走了,温静却叫住他。

“慕煜行最近很忙吗?”温静问。

粉嫩学生妹温馨午后私房照

既然周冉过来了,那慕煜行怎么还没有回来?

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吗?

她真的……很想他,无时无刻都在想他。

“慕总的确很忙。”高谦为难地道。

其实也不是太忙……但,现在的情况他可不敢多说。

“麻烦帮我向他道谢,谢谢他找到了周冉让她回来帮我解释。”温静道。

这事,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,她都是欠了慕煜行人情的。

她甚至不知道如何报答他。

“我会的,那温小姐,我先走了。”高谦很快追上周冉,恭恭敬敬地送她上车。

那辆车,温静清晰地记得,是慕煜行的。

她眸光颤了颤,却不敢深想。

此时,医院。

慕煜行一直在院长办公室,周冉的口供虽然是替温静澄清了,可这宗医疗事故,必须还是要有个人出来承担责任。

“慕教授啊,温静不过是个学生,我跟校长商量一下让她停学一段时间,让这段风波过去了再回来,看如何?”院长问。

毕竟出了事,他是需要去交代的。

不然,背锅的可就是他这个院长了。

现在最不幸的是,感染的患者一直没醒来,这才是最糟的。

“不行,她不能被停学,这件事她是无辜的。”慕煜行郑重道。

“我知道,但是这事也就只能她来扛了……”院长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他不敢忤逆慕煜行,可他这个院长的位置要保住啊!

而且学校那边一直施压,必须尽快处理了这件事,他是左右为难。

慕煜行眯起眸子,拳头紧紧地握着,眼底是蔓延的阴鸷。

半晌,慕煜行离开了院长办公室,过来下面病人的病房。

家属一直在旁边哭哭啼啼,见到了一身白大褂的慕煜行,便是哭诉着要追究责任。

这件事家属一直在投诉,都是院长暂时压了下来。

他蹙眉,拿起病人的病历,由于脑部感染了,要是动手术的话,极为危险。

但是,也不是没有把握。

“放心吧,他会醒过来的。”慕煜行落下话,便是再过去院长办公室。

“什么?要给他动手术?”院长讶异。

其实这个方案他是想过的,但是二次手术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,就连白时,都没有把握。

整个医院,就更没有医生同意了。

但现在慕煜行却自己提出。

“慕教授,确定……”院长很是忐忑。

要是这次再出问题,他的位置就真的是不保了。

但也知道,慕煜行既然敢提出来,他就必然是有把握的。

“院长,我动手术,再加上两栋新大楼,还需要考虑吗?”慕煜行弯下腰,眼底的信誓旦旦的神色。

院长根本不容拒绝。

“慕教授,那我能提出一个条件吗?”校长道。

“说。”

“每周抽一天在我们医院出诊,不过分吧?”院长露出精明的笑意。

这个主意,他是打了很久的了。

慕煜行蹙眉,淡漠地应了声,“一个上午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刚离开了医院,周冉在外面等着,见到慕煜行便是跑过来,挽上他的臂弯。

慕煜行没有推开,而对面,周冉早就安排了记者偷拍。

他淡漠的眉眼沉了沉。

“还要回去慕氏吗?已经很晚了,要不去吃饭吧?”周冉脸上的笑容明媚。

“嗯。”慕煜行应了声,带着她来到一家中餐厅。

包厢的位置很宽敞,可偏偏周冉就是几乎整个人都贴着慕煜行,体贴地给他夹菜。

但慕煜行没吃几口,也没动她夹的。

周冉眼底渐渐地浮起失落的神色。

自己吃着也是食不知味。

慕煜行很忙,在医院一整天,慕氏的事情耽误了不少。

没多久他直接把高谦也喊进来,就在旁边给他报告公事。

两人的晚餐……忽地就变成了三人。

周冉就更加闷闷不乐了,不过看着慕煜行,倒也是很赏心悦目。

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,两个半小时慕煜行都是在工作的,先把周冉送去了市中心的一间公寓,慕煜行才离开。

可周冉却没下车,定定地看着身侧的男人,“我想和住一起。”

“不方便。”慕煜行一眼都没看她。

周冉垂眸,鼓起勇气道,“我们也快结婚了,住一起先适应一下不好吗?”

“无论适不适应,也要嫁给我,不是吗?”慕煜行语气淡冷。

周冉没吱声,看得出来,慕煜行很排斥她。

“答应过我的,会娶我,不会出尔反尔的是不是!”周冉的语气也冷了几分。

“我不会,回去吧,早点休息。”慕煜行疲倦地道。

“明晚能陪我吃饭吗?”周冉问。

“好。”慕煜行没有拒绝。

看着周冉离开了,驾驶座的高谦转过头来,“慕总,和周小姐的绯闻,报社那边问要不要拦下来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……

温静刚刚从实验楼回到了宿舍,凌瑶看着她的眼神一直都怪怪的。

“怎么了?”温静皱了皱眉。

现在学校的处分还没下来,她还能正常上课,但其实每天都很失落。

支撑她的希望正在一点点地消退。